来凤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明日又天涯

[复制链接]

8万

主题

8万

帖子

26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60250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




【作者文集】【作者资料】共计4362字






明日又天涯
——一世情缘


  

    

    在人生的旅途上,总会有很多的际遇,匆匆相聚却留下不灭的思念。相聚时,彼此珍惜那份短暂的缘,分手后也没什么遗憾。想起时,打个电话,道声祝福,那会让自己的心愉悦整整好几天。接到朋友的电话时,他们的关心,他们的祝福仿佛晴空中的艳阳,一扫内心的阴霾。

    古人云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看见久违的朋友,说着过往的趣事和友情,内心总会洋溢起燃烧般的激情。

    鑫从福州过来,路过龙岩,刻意逗留了一夜。见到他时,我几乎不敢认了,才短秳的三年时间,这家伙又长高了,也比以前帅气、成熟。他把我抱起来猛转了一圈,欢声大叫:“小宇哥,你怎么瘦啦?”“生活压力大,哪能不瘦呢?”我望着他,抓抓他的手臂说:“你小子倒是长高又长壮。在福州白癜风患者能吃醋吗日子过得不错吧?”“还好,目前混得还行。”鑫谦虚地说,并随手从包裹里拿出一辆电动玩具车,“这是给小侄子的。”“干嘛这么破费呢?看见你我就很高兴了。”“看见哥我也高兴呀,但我是第一次见小侄子呀,呵呵,当叔叔的总得有个见面礼!”“你这家伙,走吧,跟哥回家。”说着,他同我一齐回家。晚上,我们俩个抱了箱啤酒到楼顶的露天阳台喝酒。凉爽的夜风习习吹拂,幽暗的夜空,没有月亮,只有寥落的星辰依然闪烁。一瓶酒下去,我们的话越来越多,除了生活现状,更多的我们讲到了那年冬天的偶遇、相识。

    鑫是二千年十二月七日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在龙岩举行时偶然认识的。那时他还是工业学校的学生,是那次恳亲大会的青年志愿者。最后一场广场歌舞晚会在人民广场举行,我是千人舞者中的一个。

    人民广场很空旷,那夜,灯火齐明,各彩霓虹灯相互辉映,幽暗的夜幕下,人民广场仿佛是灯的海洋。汹涌的人群中,佳宾、青年志愿者、舞者、公安,各路人马,人头济济。挤在密集的人群中,观看客家歌舞表演,在那寒冷的冬夜却有些许的温暖。

    鑫是闽北人,并不懂客家山歌,他站在我边上,没完没了的指责,我是客家人,我怎么可以忍受他对客家山歌的指责?喂!你懂不懂呀?不懂别说。我轻叱他一句,并扭头看了他一眼,一个学生,看他头上戴的帽子我就知道是青年志愿者。冷不烦被我轻声叱道,他愣了一下,迷惑的望着我。你不是客家人么?我对视着他。不是!他笑着说。原来如此,我又把目光转移回舞台,没再理他。因为不懂,所以不喜欢,这没什么的。你给介绍一下吧,大哥,我猜想你一定是客家人。这小家伙倒主动和我攀谈起来。我就边看演出边把客家山歌的来源、发展大略的告诉他。从小就喜欢客家山歌,喜欢那野性、坦荡的歌声,在山这巅吼上那么几声,真有些“气壮山河”的感概。

    狂劲的音乐响起,千人舞马上要开始时,我们匆匆交换了地址和姓名。“如果有缘,我们还会见面的。我的舞蹈开始了,我要走了。”说着,我背转身,跑进拥挤的舞者中,刹那间就湮没了。那晚再也没有看见他,脑海中只记得那是一个面庞清秀,目光炯炯有神的大男孩。我以为匆匆的邂逅,分手后就不可能再相遇,即使再相遇也记不起对方了。这样的际遇,一生中有多少?

    过了一个星期,轮到我休息,原本计划和朋友到富溪烧烤的,但对方临时有事取消了约定。一个人呆在房间,治疗白癜风要科学合理实在是无聊,我就考虑到新华书店逛逛,顺便买几本书回来。

    从公交车下来时,因为下车急,一个趔趄,我差点撞向站台上的人。“对不起!下车太急了。”我忙向对方道歉。“你?你不是小宇大哥么?”对方说。他说话时我才定神看他,有几分眼熟的脸,记得在哪见过,但想不起来是谁。“你是……”我望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,疑惑地问。眼前是一个阳光的短发男孩,脸的肤色微黑却光洁,闪烁着太阳的光泽。“我是鑫,忘记了么?我们在恳亲大会的千人舞会上见过的,你告诉我客家山歌。”他有些尴尬的望着我说。或许是因为我疑惑的眼神吧。“哦!是你呀!你好,鑫,对不起,刚才一下没认出你来。那晚,你穿校服,现在穿毛衣了。”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,我只好咧嘴傻笑。“大哥呀,你准备去哪,到我学校玩吧,去不去?有空么?”鑫望白癜风更快治疗好的措施着我,真诚地问。“可以呀!我也没什么事,原打算买几本书后就回房间的。去你们学校看看也好。”我确实无聊,就答应他了。我没想到,那晚见面后,我们居然还会再见,而且他还记得我。缘分吧,只能这么解释。冥冥中,有些事情是注定的。

    工业学校以前去过,只不过这次是由一个大男孩带着来。一路上,鑫的兴致很高,东拉西扯的找话说,看得出,他是一个热情、健谈的男孩。“小宇哥,我的学校蛮破的,不要笑话哟!”鑫有时也有腼腆的一面。“呵呵,没事的。遇见你,我就很高兴了。”我说的是真心话。面对一个十七八的阳光少年,面对他的热情和坦诚,我能不高兴么?

    到了工业学校,鑫先带我去他教室,那是一幢陈旧的教学椄,墙面上写满了沧桑,只有门前葱翠的冬青树给人一丝生机。在这寒冷的冬季,落叶飘飘扬扬,总让人无端陷入惆怅。

    “小宇哥,还是去我宿舍吧,教室里空荡荡的,连杯水都没有。”鑫说着又带我往生活区走。

    男生宿舍楼差不多都一样,杂、乱、脏,鑫的宿舍也不例外。差不多二十平米的房间内摆了五张床,上上下下要住十个人,加上各人的包裹,塞得满满的。房间的中间一长溜摆了三张桌子,桌子上杂乱无章的摆满了书本。“小宇哥,见笑了,我的宿舍跟狗窝差不多,乱糟糟的。”鑫微红着脸说。“没关系的。我当年在学校也是这样过来的。彼此彼此啦!”我轻松的笑着回答。

    宿舍里没人,静悄悄的。推开门进去后,鑫忙上忙下的找茶叶给我泡了一杯茶。我随意坐在靠窗的床沿上,看他忙碌。“好了,别忙了,坐下来说说话吧!”我叫住他。“呵呵,小宇哥,学校里就这样,条件简陋。”鑫对视着我的眼睛,有点不知所措。“不必介意啦!你们现在的条件比我当年在学校时可是强多了。住过校的,哪个不知道呢?”我们就从他的学校聊开,一直聊到各自的家庭、家乡,说到他的家,他的父母时,他的眼中竟有些湿润。我猜想,他是想家了。当年在外面读书时,自己又何尝没有过想家流泪的事情呢?

    下午,我们又一起爬上工业学校后面的天马山。站在天马山巅,望着层层叠叠绿意尽染的群山,望着群山中火一般燃烧的枫叶,望着远处山脚下的繁华城市,心中感概万千。“龙岩城好美!”鑫由衷的赞叹着,然后又一声声高呼。响亮的呼叫声穿透云霄,一遍遍回荡在群山中。他叫得那么忘情,率真的本性一目了然。对人对事,我一直凭感觉,鑫是个值得交的朋友,我愿意成为他的小宇哥,让他在举目无亲的龙岩城不再孤单。山坳间,松涛滚滚,那是大山悠远的笑声。“鑫,以后周未,没事你可以来找我,天天呆在学校,够烦的,对么?”下山的路上,我真诚的对他说。因为孤单过,知道孤单的滋味,所以不希望鑫的求学生涯也如此渡过。

    那天晚上,在鑫的强烈要求下,我住在了工业学校,和他同挤一张一米宽的小床。他宿舍的同学都很热情,围着我问长问短。他们对社会,对人生,对爱情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,是一群有思想、乐观向上的年青人。十七八岁年青的脸上写满真诚,还有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。“鑫真幸福,有你这个哥哥。”一个瘦小的男孩一脸羡慕地说。“呵呵,应该是缘分吧!”我笑着回答。当我把我和鑫认识交往的事说出来时,他们张大了嘴,像煮熟的花蛤,半天合不拢嘴。“是呀,你们把嘴张那么大干嘛?我也没想过会再见面的,但今天早上看见小宇哥时,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除了缘分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解释的。”鑫很自豪,语气中满是愉悦。那些男孩羡慕的眼神,他很受用,几年后还常在电话中说起。谁也想不到,偶然的相识,我们交往至今。

    第二天我离开工校时,留了手机号码和住址给鑫,让他有事时打电话给我,周未也可以过来,反正我是单身汉,很方便的。鑫很懂事,没给我添过任何麻烦,只是周未偶尔会过来。我们一起煮饭、看电视、听歌,同睡在一张床上,没完没了的聊天。看得出,鑫是快乐的,我也快乐,他真的很像弟弟。有时,我们一起去滑旱冰,在强劲、疯狂的迪士高音乐中飞快地摆动脚下的旱冰鞋,让整个身子都轻盈地飞旋起来,飞旋起来的还有那颗跳动着真诚的心,那年寒假,是我送他上火车的。

    鑫准备上中专四年级时,考上了福大的大专班。临别前,我们喝着啤酒,唱着《祝你一路顺风》,脸上流着笑容,像眼泪似的流了一脸。我为他高兴,为他能有更好的前程,只是面对别离,我们都不能自己。相识了一年多,就像亲兄弟一样。“小宇哥,我明天就要离开龙岩去福州了……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好,你就像我亲哥哥一样关心我……我会记得你的,我会给你打电话,有时间还会回龙岩看你……”鑫说了很多,说着说着,话不成声,泪水涌出了眼眶。他紧紧的抱着我,哭得很伤心。那是我们之间仅有的一次拥抱。我抚摸着他的脊背,泪水却在眼眶打转。

    鑫去了福州,时不时的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。常常,听着电话中他熟悉的声音,我竟有种幻觉,仿佛他就在身边,从不曾远去。毕业后,他在福州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。因为自身的努力,加上一些机遇和灵活的处世,他深得老板的赏识,很快的就被重用。一定得自重,别人的信任只有一次的,你要把握住机会。当他在电话中告诉我他升迁时,我语重心长的对他说,第一次讲得那么严肃。真的希望年青的他,有一个美好的明天。我想,他是听懂了我的话。他说,小宇哥,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我们之间的电话很频繁,一起分享对方的喜悦,也一起分担对方的忧伤和失意。在那些孤独无助的日子里,我们曾在电话中相互扶持,携手走过。相隔遥遥,我们的心却从没有分离过。

    这次他去广州,刻意在龙岩下车,逗留一夜。我知道他的用意,几年不见了,我们都渴望着见到对方。岁月的流逝都在我们身上烙下了印痕,他长高了,也更稳重,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成熟男子的魅力。只是面对我时,他一如当年的顽皮,特别是喝了酒后,他的话就滔滔不绝。他靠在我身上,仰着头说:“小宇哥,只有和你在一起,我才最真实,才可以缷下所有的伪装。习惯了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日子,面对你坦然的目光,我仿佛回到了从前,回到了我们相识的那些光阴。你对我的好,对我的关心,我一直记在这里。”打了一个酒嗝,然后指了指胸口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来凤生活网 ( 湘ICP备14006146号-1

GMT+8, 2020-2-21 03:14 , Processed in 1.12502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